您好!欢迎访问!
设置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内部精准出码表 >

甘肃临夏医疗治乱:多家被查医院现莆田人身影

浏览数:  发表时间:2019-06-12  

  万人堂www.003003.net甘肃临夏公安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查了6家民营医院,包括院长、医生在内的25人被刑拘,近日引发关注。澎湃新闻()在当地采访发现,6家涉案医院目前均已停业,其中5家系由福建人投资。

  据临夏市公安局通报,被查的6家医院分别是临夏协和医院、博爱医院、现代妇科医院、华山医院、新阳光男科医院和同济医院,均不同程度存在夸大病情、加价收费等非法经营活动,其违法犯罪行为包括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诈骗、强迫交易等。

  “公安机关还在接受举报、收集证据,案子现在还在进一步侦查。”6月11日,临夏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目前警方暂不方便透露具体案情。此外,涉案的多家医院曾受到行政处罚。目前有3家被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2家被注销,还有1家停业整顿。

  接受采访的医院工作人员称,此次被查的多家医院投资人、院长来自福建莆田。临夏州卫健委副主任刘红生向媒体证实,6家医院中的5家法人代表是福建籍人士。

  6月11日晚,福建莆田健康行业总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吴曦东的助理向澎湃新闻介绍,总会已关注临夏医院被查之事,但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一切以公安调查为准”。

  事实上,今年来“查医院”的整治行动不仅出现在甘肃。3月,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公安、市场监管等部门下文,要求各地开展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4月底,深圳警方查获一起莆田籍人士以办医院为依托实施诈骗的案件。此后,福建莆田健康行业总会发出通知,要求各会员医院强化医疗质量控制,规范经营行为。

  临夏市公安局6月8日发布的通告称,该局积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按照“有黑扫黑、有恶除恶、有乱治乱”的要求,侦破了6家医院涉嫌违法犯罪案件。

  县级市临夏是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政府所在地,距兰州约140公里。此次涉案的6家民营医院,均位于临夏市区。

  临夏市解放南路一栋4层楼的粉红色建筑,就是被查医院之一的临夏现代妇科医院。6月11日,澎湃新闻记者在这里看到,医院已停止营业,一楼仅有一条玻璃门未上锁,推门而入,大厅空荡荡的,只有一人闲坐着——年过六旬的门卫石灵俊。

  石灵俊是临夏本地人,三年前应聘到临夏现代妇科医院做门卫,每月工资从第一年的1500元涨到现在的1800元。他记得,今年5月29日上午11点多,医院里突然来了一些警察,把院长林国洪和工作人员带走了。“包括医生护士,包括做饭的搞卫生的,还有我这个看门的,一二十个人全部被带走了。”石灵俊说,他和另外5人被带到浙桥派出所,当天晚上做完笔录后,他被要求回医院继续守门。

  “5月份的工资都还没拿。”石灵俊现在担心,以后的工资该找谁要,“林院长还没放出来,老板一年到头很难看到。”不过石灵俊还是继续坚守岗位。整个医院四层楼就他一个人,为打发孤独难熬的时光,他将家里两个鸟笼带来做伴,每个鸟笼里养着一只麻雀。

  临夏现代妇科医院的一楼是候诊大厅、收费处,二楼以上是门诊、手术室和住院部。每层楼梯两旁的墙上,挂着患者感谢医院、上级专家莅临之类的醒目照片。门诊区的每间妇科诊室,都挂着病人致谢的一面面锦旗。

  “我们这里医生不多,有时三四个,有时一两个,都是妇科。”石灵俊说,医院的收费“可能比较贵”,但他不清楚有什么违法犯罪的事。

  距离临夏现代妇科医院一百米左右,一栋面积不大的三层楼就是临夏博爱医院,楼外粉刷了醒目的蓝色墙漆。一楼的门上了锁,玻璃上贴的白纸写着:医院装修,暂停营业。

  位于红园路的临夏华山医院、位于解放路的临夏新阳光男科医院,都锁了门,未发现值守人员。附近个体户介绍,医院是10天前关门的。透过玻璃可看到,临夏华山医院的大厅有些狼籍,报纸散落一地;临夏新阳光男科医院的楼梯边,贴着“生殖整形”、“性功能障碍”之类的广告。

  临夏协和医院位于北大街,一楼的几扇门都锁着,玻璃上贴着的宣传语很醒目:“家门口的北京协和医院”。一名门卫透过门缝告诉记者,医院是5月27日被查的,“黄院长”和医生都被警察带走了。

  北滨河东路上的临夏同济医院是一栋四层建筑,一楼至三楼由医院租赁,四楼是房东马仲荣一家居住。马仲荣告诉澎湃新闻,大概是5月29日,医院负责人和医护人员都被警方带走,“现在院长和老板都联系不上。”不过令马仲荣庆幸的是,每年40万多万元的租金,医院都会提前交。今年的租金交到了10月份。

  与其他男科、妇科医院不一样,临夏同济医院在马仲荣看来,是一家综合性医院,“啥病都能治”。他觉得可能是由于收费贵的原因,平常来这里看病的人不多,“听说去年还亏损了”。

  临夏市6家医院被查一事,是在6月8日引发社会关注的。据当天澎湃新闻报道,临夏市公安局发布通告,公开征集临夏协和、博爱等6家医院违法犯罪线索,并敦促涉案人员投案自首。

  警方通报称,6家涉案医院不同程度地存在夸大患者病情、虚增医疗项目、肆意加价收费、篡改医疗数据、超范围或者无医疗资质人员从事治疗等非法经营活动,以及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诈骗、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行为。

  警方发布通告时,已经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25名。6月11日,临夏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由于案件仍在进一步核实和深挖,警方暂不方便透露具体案情。

  澎湃新闻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临夏市此次涉案的6家医院,均是在当地注册的民营医院。其中,注册最早的是临夏博爱医院,成立于2009年;注册最晚的是临夏协和医院,成立时间是2017年6月。

  公开的工商信息显示,6家医院中的5家曾受到过行政处罚,分别涉及虚假宣传、广告经营违法、违规使用医疗器械、欺诈骗保等情况。工商信息中未发现行政处罚记录的,是临夏市新阳光男科医院。该医院2016年1月更名为“临夏市新阳光男科研究院”,仍从事医疗活动。2017年7月,这家医院因未按规定报送年度报告,被临夏市工商局列为“经营异常”。

  在宣传方面,新阳光男科医院的力度并不比其他5家医院弱。临夏市出租车司机马刚(化名)告诉澎湃新闻,他的一位女性朋友加入了新阳光男科医院的“宣传队”,每天工资50元,整日上街发广告传单,甚至将阵地延伸到乡下。

  “都是治疗不孕不育、性障碍之类的广告。”马刚说,帮医院发传单的那位朋友向他透露,一些广告传单中的图片“有些下流” ,“孩子看了不好”,因此前段时间被家长举报,相关部门遂对新阳光男科医院进行调查,并波及其他几家民营医院。

  这几家被查的医院,在一些患者眼里口碑不太好。患者陈波(化名)在新阳光男科医院治疗早泄时,就有段痛苦经历。“医生说白细菌太多,清洗一下就没事,医药费是7200元。”陈波回忆,他交了7200元后,医护人员插管子到他尿道进行清洗。过了半小时,医生说,要想痊愈得用他们一种药,共8组,一组5500元。

  “我说我要走,不治了。他们就不给我拨管子。”陈波称,他当时被逼无奈,付了12700元才得以离开医院。后来他向工商部门举报,医院退了12000元。

  临夏市卫健局医管办工作人员丁佩近日向媒体介绍,涉案的6家医院普遍存在夸大宣传、巧立名目收费等现象,“无形中加大患者诊疗费用。比如说,看某个病说好的500元,患者实际上要付一千两千。”

  今年5月,临夏卫健、公安、市场监管等部门开展了医疗领域专项整治。据5月21日《民族日报》报道,此次整治行动对临夏市现代妇科医院等9家民营医疗机构进行监督检查,发现了乱收费等34个突出问题。5月底,临夏警方对6家民营医院的违法犯罪线索立案侦查。

  丁佩介绍,目前,6家涉案医院中的3家已被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另有2家医院已注销,还有1家停业整顿。

  实际上,针对医疗乱象的整治不仅仅发生在甘肃临夏,全国许多地方近期也已陆续展开。今年3月,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中央网信办、国家发改委、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下发了《关于开展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这项专项整治行动为期1年。

  依据《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方案》的责任分工,公安机关按照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衔接机制,对卫生健康、市场监管等部门移送的涉嫌犯罪案件,依法立案侦查。

  澎湃新闻采访发现,临夏公安机关此次调查的民营医院中,有多家医院的投资人和管理者来自福建莆田。

  工商资料显示,在临夏市注册的协和医院、博爱医院、现代妇科医院、华山医院、新阳光男科医院、同济医院,其法定代表人分别为黄德营、吴天恩、游碧光、李天赐、王清忠、郭文楷。

  据临夏现代妇科医院的门卫石灵俊介绍,该院的院长林国洪是福建莆田人,“大老板”游碧光也是福建人;临夏协和医院的福建籍门卫证实,该院投资人黄德营系福建人。

  临夏同济医院所租赁场所的房东马仲荣告诉澎湃新闻,2012年与他家签订10年医院场地租凭合同的,是来自福建莆田的郭文楷等人。

  “(涉案的)这6家民营机构,其中有5家的法人代表是福建籍,有1家是甘肃籍。”临夏州卫健委副主任刘红生向媒体透露。

  福建省,特别是位于福建东部沿海的地级市莆田,可谓中国民营医院发展的“大本营”。

  从上世纪80年代起,一些莆田人从依靠偏方治性病、牛皮癣开始,发家后承包公立医院的科室,再发展到自办医院。到2000年以后,整形美容医院成为“莆田系”的主力军,搭配传统的男科、妇科医院和各类门诊,形成了较完整的产业链。

  2014年6月,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成立。据当年公开报道,该会在全国拥有8600多家民营医院会员,提供了100多万医护人员就业,年营业额达到2600亿元。根据国家卫健委官网的数据,当年全国民营医院1.2万个。“莆田系”医院在全国民营医院数量上的占比,超过70%。

  莆田健康产业总会曾在一份公开材料中提到,几十年来,莆田籍人士投身于民营医院发展热潮,为满足群众看病个性化、多样化的需求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也“走过很多弯路”,民营医疗行业仍存在虚假宣传、医疗欺诈等违法违规现象。

  2016年,一个叫魏则西的22岁大学生患者,让“莆田系”的声誉遭受重创——魏则西根据百度搜索的排名,到北京的一家肿瘤专科医院治疗,花20多万元治疗一年多后,因病情恶化去世。

  2019年4月,深圳警方查获的一起涉嫌诈骗案件,让“莆田系”再次受到舆论关注。据深圳龙岗警方公布,犯罪团伙主要嫌疑人苏某某等人系福建莆田人,先后成立深圳山水医疗公司、昆明安定精神病医院,并在长沙、广州联系莆田老乡开办的民营医院承包精神病科室。此后,他雇佣一些人在医院网站冒充医生,通过“话术”诱骗患者前来就医。收费时,仪器治疗等价格是正规医院的十倍左右。

  4月27日, 莆田健康产业总会发布声明称:“我会全体会员务必以此为戒,进一步加强内部管理,立即安排自查自纠。”声明称,将对内部会员严格监督管理,设立黑名单制度,严肃处理违规会员。

  莆田健康产业总会发表声明后的第二天,执行会长兼秘书长吴曦东接受中新网采访时说,总会目前有6000多名会员,这几年自查自纠中做了大量工作。深圳警方查获的苏某某并非会员,却因打上地域烙印而让行业蒙羞。他表示,“民营医院有能力也有勇气,与‘不法’切割。”

  不过,一个月后,甘肃临夏6家民营医院被查,又让“莆田”成为舆论关注的热词。

  6月11日晚,澎湃新闻记者拨打吴曦东的手机,其助理接听电话后表示,总会已经在关注临夏6家医院被查之事,“一切以公安调查为准,吴会长现在不愿意接受采访。”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veragrafie.com All Rights Reserved.